M2连续四个月双位数增长 社融、人民币贷款均高于同期!央行:下半年传统货币政策作用会更加明显

财联社(北京,记者 姜樊)讯,昨日,央行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增长12.8%,高于3月末水平。M2增速同比增长11.1%,实现连续四个月双位数增长,增速与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高2.6个百分点。6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3.2%,增速与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高0.2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强劲的增速背后,是上半年金融对实体经济的大力支持。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表示,上半年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仍在持续的加大。中国经济不存在长期通胀或通缩的基础,预计下半年货币信贷以及社融会保持平稳增长的态势。

此外,央行货币政策司副司长郭凯表示,下半年经济恢复正常,传统货币政策的作用可能会更加明显,中国也将进入了更加常态的状态。而针对疫情特殊时期的政策,如3000亿元和5000亿元再贷款已经执行完毕,而中小企业信用贷款的支持计划以及贷款的延期还本付息政策还刚刚推开,还在逐步发力中。

人民币贷款绝大部分投向实体经济

央行数据显示,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2.09万亿元,同比多增2.42万亿元;2020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20.83万亿元,创历史最高水平,比上年同期多6.22万亿元。

“上半年新增贷款的规模还是比较大的,从贷款结构看,人民币贷款绝大部份都投向了实体经济。”阮建弘表示,新增企事业贷款占各项新增贷款的72.6%,企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多增1.37万亿,利于企业复工复产。社融增量远高于去年同期水平,主要是新增贷款量大、金融市场对债券股票的支持幅度大幅增长,以及政府债券净融资大幅提升三方面支撑。

从贷款的具体投向看,上半年普惠金融贷款、制造业贷款增速较快,房地产贷款增速有所放缓。

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表示,从初步情况来看,6月份整个普惠小微的贷款增长应该是能够保持过去几个月势头的,可能还略好一点。截至5月末,制造业的中长期贷款余额是4.28万亿,同比增长19.6%,这个增长速度创2011年2月以来新高。房地产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的比重一度高达43%、44%,这些年在相应的政策引导下,这个比例逐年下降,今年1-5月份占比已经降到25%。

同时,央行数据显示,截至5月末,制造业的中长期贷款余额是4.28万亿,同比增长19.6%,这个增长速度创2011年2月以来新高。其中,高技术的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增速40.9%,继续延续了过去几年的高速增长态势,和去年同期相比增速又提高了2.5个百分点。制造业的贷款快速增长,首先是得益于制造业这些年转型升级进程的加快,成效得到显现。

而房地产融资也在保持比较稳定的状况,5月末全口径的房地产融资增速10.3%,这个增速比同期的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要低2.2个百分点。

邹澜表示,在疫情最严峻的时候,房地产开工建设和销售都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成功案例现在基本上恢复到疫情前的发展态势。从金融的角度来看,这些年央行一直是着力于引导商业银行优化信贷结构,把投向房地产的金融资源控制在适度的范围之内。商业银行对房地产行业新增贷款占各项贷款增量的比例曾经高达43%、44%,近年来在相应的政策引导下,这个比例逐年下降,今年1-5月份占比已经降到25%。

此外,阮建弘表示,近期央行对全国300多个地市进行了信贷需求的调查,调查的结果显示是企业的信贷供需两旺,金融机构审批贷款的提款率上升的比较明显。调研的银行当前已经审批的企业贷款规模大体上超过了去年的前三季度。

“企业的资金需求也比较旺盛,提款率比去年要高5.1个百分点。从结构上来看,当前的信贷供给比较好的匹配了企业的流动性需求和全社会的抗疫资金需求。受疫情影响比较大的省份的银行基本上是应贷尽贷、应贷快贷。”阮建弘表示,

下半年传统货币政策作用会更明显

阮建弘介绍,货币乘数是6.92,比去年同期高了0.79,处于历史上较高水平。整体上来看上半年金融总量是充足的,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是比较高的,有效的支持了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的发展。当前我国的经济运行是处于基本平稳的状态,供需两方总体上来说比较平衡,货币政策也是保持稳健,而且更加灵活适度。

郭凯表示,下半年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保持总量的适度,综合利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另外,又要抓住合理让利这个关键,保市场主体,特别是更多地关注贷款利率的变化,继续深化LPR改革,推动贷款实际利率持续下行和企业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降。

郭凯称指出,货币政策现在更加强调适度中的“适度”有两个含义。

一是总量上要适度。信贷的投放要和经济复苏的节奏相匹配。如果信贷投放节奏过快的话,快于经济复苏就会产生资金淤积,产生信贷资金没法有效使用的问题。

二是价格上要适度。一方面要引导融资成本进一步降低,向实体经济让利。同时,也要认识到利率适当下行并不是利率越低越好,利率过低是不利的。利率如果严重低于和潜在经济增长率相适应的水平,就会产生套利的问题,产生资源错配的问题,产生资金可能流向不应该流向领域的问题。所以利率适当下行但也不能过低。

此外,郭凯表示,我国央行的货币政策与欧美央行有明显区别,疫情期间,我国经济运转和金融市场运转整体正常,没有出现恐慌和失灵的情况,所以是正常的货币政策。今年以来,我国货币政策有两个主线:一是正常的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通过总量、价格、结构工具来提供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使货币信贷能够为经济复苏提供足够的支持。二是针对疫情出台的一些特殊的、阶段性的货币政策工具,这些措施都是针对疫情的特殊情况和不同的特点设计的,本身就是一个临时性的政策措施,它们是针对不同时点需要来设定的,当政策设定的情形不再适用的时候就自动退出。

”针对疫情期间的特殊政策,如目前3000亿元和5000亿元再贷款已经执行完毕了,但中小企业信用贷款的支持计划以及贷款的延期还本付息政策还刚刚推开,还在逐步发力中。”郭凯表示,下半年经济恢复正常,传统货币政策的作用可能会更加明显,我国进入了更加常态的状态。

posted on 2020-07-15  作者:admin  阅读量:

栏目导航

Powered by 九代星力平台-星力正版捕鱼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