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央行回应资管新规过渡期:受疫情冲击应该延期 可能延一年比较合适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胡艳明 7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举行的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发布会。

发布会上,经济观察报记者提问影子银行规模及如何看待有课题组建议资管新规过渡期再延长2年的问题,对此,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表示,2018年4月资管新规出台以来,资管产品实现了平稳有序转型,总规模稳中有降,整体风险持续收敛,实体经济融资没有受到存量业务整改的影响。从两个方面看,一方面是资金脱实向虚、自我循环的现象得到遏制,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持续压缩。另一方面是净值性产品占比稳步上升,资管资金通过增加金融债、企业债投资的方式,加大了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这些情况已反映在社会融资规模等结构数据中。

孙天琦表示,目前,全球经济受到疫情的影响暂时出现了萎缩,我国经济也存在一定的下行压力,确实也增加了资管业务规范整改的难度,市场非常关注资管新规过渡期相关政策。有些人建议严肃市场纪律,严格执行资管新规,有些人建议延长过渡期一年,刚才记者朋友所提到的研究报告建议延长两年,都有各自不同的逻辑和道理。

孙天琦表示,下一步,人民银行将会同有关部门在坚持资管新规基本要求的基础上,密切跟踪监测资管业务规范整改的情况,按照实事求是的原则做好相关工作,稳妥有序推进资管行业的整改与转型。

央行办公厅主任兼新闻发言人周学东表示,各界对资管新规延长的建议比较多,但是无论是延1年、2年还是3年,对金融机构来说,关键是必须要转型,再回到过去大搞表外业务、以钱炒钱、制造金融乱象是不可能。我们看到,过去两年对影子银行的治理力度还是相当大的。比如说委托贷款今年上半年减少了2300亿,而去年和前年减得更多,去年上半年接近5000亿。不规范的影子银行的规模明显在压缩,从信托贷款和委托贷款也能看得出来。

对于影子银行的规模问题,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表示,大家通常的理解影子银行就是银行体系以外的信用中介,这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我们主要是关注资管产品,资管产品的口径是从机构的资产方面来对它进行统计。现在是“一行两会一局”共同建立的资管产品的统计制度,统计范围还是比较全面的,包括八大类,这里面有银行的非保本理财、信托公司的资管产品、证券公司及其子公司的资管产品、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的专户、期货公司及其子公司的资管产品、保险的资管产品、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的资管产品和公募基金,到今年5月末这些资管产品直接汇总的资产总量是90.1万亿元,比年初增加了4万亿,同比增长3.5%。

阮健弘表示,总体来看资管产品的风险是进一步的收敛。一是同业交叉持有的占比持续下降。5月末资管产品的同业资金来源占其全部资金来源的比重49.8%,比年初下降了1.2个百分点。第二个是杠杆率回落,杠杆率的概念比较多,这里说的杠杆率是总资产跟募集资金的比例。资管产品的负债杠杆率平均为107.7%,这比年初回落了0.9个百分点。第三是净值型产品占比持续上升,5月末净值型产品募集资金占全部资管产品募集资金的余额是60.3%,大家可以看到这类产品大幅上升,公司简介比年初高了4.9个百分点。第四是非标准化的债权规模在持续减少。5月末资管产品投资的非标准化的债权类资产规模同比下降7.6%,比年初多下降1.2个百分点。大家可以看到资管产品的风险整体上在进一步收敛。

阮健弘表示,因为资管产品风险得到了更好的控制,所以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也发挥了更有效的作用,应该说资管新规在现实当中效果还是比较好的。5月末资管产品的底层资产配置到实体经济的余额是39.3万亿元,比年初增加了2.2万亿元,占全部资产的43.6%,比年初提高了0.6个百分点。从结构上来看,新增的投向实体经济的底层资产主要是企业债券和股票这些标准化的资产。

阮健弘表示,我们也关注到个别理财产品出现了浮亏的现象,道理上说,市场变化必然会导致净值产品的波动,这点是合理的,大家可以看到净值产品的占比已经到60%,这么大的规模,阶段性的浮亏也是一个正常的现象。从我们掌握的数据整体上来看,5月末全部资管产品的资本公积和未分配利润比年初增加了五千亿,大家可以判断资管产品总体上收益是正的。

对此,周学东补充称,老的资管产品的压降也是不容易的。过去很多金融机构愿意做资管,是因为可以规避很多的监管,不用缴存款准备金,也不需要提取坏账拨备,成本很低,账目上收益率显得很高。现在总规模是90万亿,增长3.5%,规模总体上是稳定的。

周学东表示,资管新规不是说要把资管产品压没了,主要是压非标,非标穿透了就是信贷资产,也就是除了银行之外的几乎所有的金融机构都在做信贷业务。银行做的理财产品,投资出去,不放在表内,实际上是贷款,绕监管、绕规模,不按照表内资产控制和管理风险,这是一个巨大的系统性风险。去年以来我们看到贷款增长很快,但非标压了不少。有些从表外回到表内,占用的也是贷款资源,体现了贷款增长,是一个替代。现在的影子银行,内部结构在调整,风险大大降低。

周学东表示,净值型产品占比在提高,来自同业的负债占比在下降,这是一个好的迹象,系统性风险明显得到治理。关于资管新规延期,因为今年疫情冲击,应该延期。但也有机构、学者建议不能延太长,可能延一年是比较合适的。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posted on 2020-07-14  作者:admin  阅读量:

栏目导航

Powered by 九代星力平台-星力正版捕鱼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